盛世华彩

电子商务网站建设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电子商务系统资讯 > 跨境电商从业“四不”致命通病

跨境电商从业“四不”致命通病

  • 关键词:跨境,电商,从业,“,四不,”,致命,通病,10月
  • |
  • 浏览次数:Loading...
  • |
  • 来源:
  • |
  • 时间:2018-11-06 13:07:00
  • |
  • 分享到:

10月,武侠巨匠金庸大师逝世,曾经仗剑天涯的梦想,迅即燃爆朋友圈。

可我们除了工作还只有工作,天天熬夜加班应酬,家都顾不上,连恋爱,都不敢谈。

再累也别忘记了远方的诗歌,那里有我们继续奋进的动力-致跨境电商创业者们。

一、跨境电商从业「四不」致命通病

初秋寒潮过后的周日,凤凰山下种满各色蔬果鲜花的小院。

一个身着浅紫长纱裙的女孩和一条橘黄色小奶狗绕着圈子,相互追逐着,清脆的嘻笑声和小狗焦急的叫声此起彼伏。

院子边上的开放厨房,一个黑衣眼镜男和一个精瘦男人则在忙活收拾残局。

不远处的木千秋上,一个胖乎乎的中年男半瘫在秋千中,捧着手机一直傻乐着,时不时打个饱嗝。

在四川、浙江、湖北、福建出差跑疯的阿米,总算有空和诸葛一起给老胡、李子做顿欠了许久的家常菜。

“阿米,你晓得什么是跨境电商从业致命「四不」不?”

一直偷偷乐呵呵的老胡,突然抬头问。

正在厨房和诸葛收拾餐具忙得不亦乐乎的阿米,头都没抬,只用鼻子哼了一下表示不知道。

“你猜一下嘛,什么是「四不」?你不是老在李子面前说你什么都懂吗。”老胡贼不依不饶,转头向李子方向高声问道。

阿米瞪了一眼老胡,回头喵了一眼在不远跟小奶狗玩得笑得快喘不过气来的李子,低声回答道。

“看你那淫荡的样子,还不是什么秀波大叔那个「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呗。不对,这是「三不」,什么时候有个跨境电商从业致命「四不」?”

老胡脑袋像拨浪鼓使劲摇大笑道,

“你看这不还有你不懂的事情嘛!听我老胡说哈,跨境电商致命从业「四不」说的是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不埋单。不, 埋 ,单!”

知道老胡净是有色心没色胆,阿米便笑骂道。

“还不埋单呢?你有机会埋单吗?让你多看点书少玩手机勾搭妹子,小心晚上睡着被你老婆拿手指解锁,我倒是想看看你这次要跪多久洗衣板。”

诸葛抬起头看了故弄玄虚的老胡,微笑跟阿米说道

“你别听老胡瞎掰,他是从我这听到的致命「四不」”

把最后一个餐具清洗好放好的阿米诧异则看着诸葛。

“老胡那是自己瞎歪歪。

跨境致命从业「四不」讲的是:不想说,不敢说,不想睡,不敢睡。”

诸葛把手在围裙上抹了抹缓步走到茶台前坐下,边泡茶边微笑着说。

阿米看到诸葛说着说着,脸上却是越发沉重,深知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不妥。

“阿米哥哥,小心!小香蕉,小心!”

一直在院子中和小奶狗嬉闹乐得不可开交的李子,突然急冲冲朝人群大叫。

跑昏脑的小奶狗喝醉似的,刹不住脚一脑子撞到茶台桌脚上,疼得呜呜直叫。

“小香蕉?我送你的小奶狗怎么就变香蕉了?”

阿米无奈地笑着招呼跑得满头大汗的李子过来喝水,

“你看它黄黄的,跟小黄人和某人一样喜欢吃香蕉,还傻傻的耶?”

笑盈盈的李子抱起呜呜叫小奶狗走到茶台坐下,边安抚小香蕉边歪脑袋说道

“我说你们俩少晒点恩爱会死人啊?我看不下去了,诸葛我们走,喝酒去。”

老胡一脸不爽地叫着,走到茶台前坐下。诸葛却没有像往常接话逗阿米和李子,低头不作声继续泡茶。

阿米呵呵傻笑着给李子递去一张手帕,又给她倒了杯茶,转头盯着不说话的诸葛。

“出什么事情了?”阿米沉声问道。

李子搂着玩累再也跑不动只窝怀中睡觉的小香蕉,拭擦着脸上的汗,一脸好奇地看着突然严肃起来的两个男人。

“老冒走了,今年年初的事,在家里突然脑溢血抢救无效走了,才37岁,孩子才一岁多。

跨境电商「四不」是我们这些跨境电商创业者们的通病,是会死人的通病。”

诸葛意味深长地看着阿米,缓缓说道。

“谁是老冒?怎么就死了?今年是什么怪年头,前些天大特保CEO周磊是脑溢血死了,前些天李咏走了,金庸大师也走了。

你说的会死人的通病到底是什么?”

老胡一会看着阿米,一会看着诸葛,嘀咕着问道。

阿米不说话,愣愣地看着手中的茶碗,半响不说话。

诸葛说的,他明白。

只是他不想说。

二、「我不想说」

阿米最后一次见到老冒是4年前。

老冒是手游圈内知名的连续创业者,那会阿米参与的项目跟老冒的项目是同一个投资方。

2014年某次投后管理会上,阿米见到风趣的老冒。

那会老冒意气风发讲解他们的项目时激情洋溢,让刚刚踏入创投圈的阿米暗生羡慕。

“这大概就是连续创业者的风范吧。”

之后因为各种原因,他们俩再没有交集。

直到前些日子,阿米和重庆跨境电商创业者兰总回顾跨境电商DX的轰然倒台时,兰总说道

“其实,很多时候跨境电商企业还没猝死,创业者可能就猝死了。”

他朝阿米眨了眨眼,嘴巴努向阿米手中的黑咖啡。

“你昨晚是几点睡的,3点还是4点?这是你今天第4杯黑咖啡?你可别强撑着,还记得老冒吗?他去年因为劳累过度,走了。”

阿米当然知道,他就是不想说而已。

就跟老蓝当年一样。

已然是跨境出口电商品类排名前三的老蓝,某次喝酒喝高兴的时候,说起很多年前的那次滑铁卢。

“你知道我当时亏了多少钱?1000多万!6年前的1000多万!”老蓝说罢狠狠地挥了一下手,把手中红酒一饮而饮。

阿米有点目瞪口呆地看着老蓝。

这事他第一次听说,印象中老蓝这几年一直风调雨顺。

公司、家庭、新老项目都非常顺利,简直是跨境电商圈人生赢家。

“具体原因我以后慢慢跟你说,可你知道吗阿米?亏了1000多万这事,家里人是一年以后我熬过后跟他们说,他们才知道的。”

老蓝扶着阿米的肩膀,头却仰望夜空星星。

珠江边的夜晚阴云密布哪来星星。

阿米当然知道他看的不是星星。

“那你怎么走过来的?”阿米没看老蓝,自己给自己倒上半杯红酒。

这可是他们好说歹说从老蓝办公室坑出来的2005年拉图。

老蓝回头看了一眼阿米,眼睛闪闪发亮。

“我从零开始呀,后来不是幸亏了做亚马逊也做京东,慢慢就走顺了呗。”

阿米不予置评地翻了个白眼,这明显就是在敷衍。

“阿米,我说你就整天问这问那的,烦不烦?来来来,先跟我喝一杯。这可是老蓝藏了几年的好酒呢。”

旁边一直看他们俩嘀咕的老张不耐烦地喊道。

“那你为什么不跟家人说?好歹能有个人跟你分担些精神压力。”不依不饶的阿米继续追问。

“跨境电商创业者,尤其是我们这些依赖平台的跨境电商创业者,每天都紧盯研究平台规则变化。

这些变化你跟你家里谁说?谁懂?谁能听明白为什么亚马逊改变评价规则,意味着要么赚500万要么就亏500万?

没办法,做我们这一行注定天天要担惊受怕。

不是担心平台就是担心物流渠道出问题,不是担心员工不遵守操作规程犯低级错误,就是担心他们明天结队集体跳槽。

没办法呀。”

老蓝没看阿米,继续看着远处缓缓流淌的江水。

“再说,你亏了1000万,敢跟谁说?没办法啊,这些我们能跟谁讲呢?”

阿米不接话。

他清楚,这不是不想讲,而是不敢说。

阿米正在招募妹子新媒体助理2人,工作地点:广州天河

要求:应届毕业生优先,样貌端庄,英文四级以上,听说读写流畅,懂写作编辑、美工设计、活动策划执行。简历请发:rice_cheng@foxmail.com

本文引用资料只代表原作者或嘉宾意见,不代表本人、本公众号『跨境阿米』任何立场,文中所提及情节或人物均为化名,如有同名纯粹巧合。如有错漏请联系阿米「微信号:chengguiliang1979」处理。转载不得删除本公告。

三、「我不敢说」

老张也不敢说,他喜欢跟阿米说。

“就是你们这些整天炒作新闻的媒体人,天天说谁谁谁又融资,谁谁谁销售又过十亿。

哪有那么多销售过10亿?你们这样是在害跨境电商这个行业!

尤其是那些给那些乱来的服务商做广告的媒体,天天就吹牛说那个大神如何如何,这个黑科技如何如何。

你们这些人这么乱搞,我们这些实实在在做产品做品牌做营销的企业,有多难招人吗?

一个在深圳干了两年站内广告投放管理的,你猜他叫价多少?”

老张把阿米揪着不放,非得要说道说道。

一脸无奈的阿米看着老张说道

“哥,又是你让我推荐广告投放的人。

我又不会去别家挖人,不然以后我继续在这行业混?

这小伙子是自己主动来找我的,具体业务能力什么的,你比我更懂。

我就是做个左手交右手而已,又没收你猎头费。”

老张恼火地瞪了一眼阿米,从兜里掏出烟点上狠狠地吸了一口。

缓缓的烟雾从他鼻腔中喷出,慢慢他平静了下来。

“虽然你别的生意赚的钱比跨境电商多很多很多倍,你就是对这行业不爽。”

阿米有些生气,转身自己坐下喝酒。

老张没有接话,只是一个劲地抽烟喝酒。

阿米知道自己说重话了。

老张是跨境电商行业的早期资深卖家,独立站的营销引流有着独门技巧。

有次一起吃牛肉火锅,吃高兴的老张巴拉巴拉地讲了小半个小时站外引流的技术要点。

那天阿米喝的有点高,不然他非得拿录音笔记下来。

那可是比环球易购还要早就开始做独立站站外营销的大神私家秘籍。

“你别往我头上扣屎盘子,我只讲实话真话。最多就是用艺术的手法讲事实而已。

你说的那些不是我干的,这行业浮躁又不是我吹捧出来的。

明天我扛着录像设备和好酒来找你,你在镜头前说!”

阿米满脸不爽说道。

“说什么?这行业,中小卖家尤其是新入门的卖家,都不敢听真话,也不愿意听真话。

他们老觉得这些赚了钱的老卖家骗他们,唬他们,吓他们,就是不想让他们进来分一杯羹。

除了偶然有人说说大实话,还有谁敢讲?”

老张越说越气,掐着烟的手使劲挥舞着,仿佛他正在站在讲堂上,台下是万万千千的跨境电商观众们。

“你怎么就不敢讲了?回头我在全国巡回办大会,你来讲。

资深跨境电商低调奢华高智商高情商土豪级卖家,老张哥给大家讲跨境电商大实话!”

阿米瞥了还在气上头的老张,不满地嘟嚷。

“讲个毛线,真话讲出来得罪半个行业的人,对我有什么好处?!”

老张不掉坑,瞪了阿米一眼。

“你和老蓝,一个不想讲,一个不敢讲,实话真话都憋在肚子里,留着生娃娃吗?”

微醺的阿米冲一直背对看夜色江景默不作声的老蓝大叫。

老蓝转过身来,脸上却是诡异的微笑。

“我们两个说可以,但是前提是你得先说说。

为什么你老是熬夜不睡觉?

是不是跟前些日子跑三藩市认识的做跨国品牌营销的红发妹子,叫什么来着,每晚撩些啥呢?”

老张在一旁嘿嘿地贼笑着,看着那个脸颊日渐消瘦的阿米。

这男人从踏入跨境电商行业,已经很久没睡过安稳觉。

就跟阿米的小师妹小小一样。

都不想睡。

四、「我不想睡」

不想睡,是因为焦虑。

小小这些年每天都处于焦虑,虽然她才不到30。

小小是某个业内空运物流公司的业务市场总监。

广外小师妹天生做跨国贸易一顶一。

可那么多行业,她偏偏选择了最苦逼的跨境电商物流。

阿米还隐约记得第一次见到小小的情景。

“阿米师兄你好,我也是广外的,你刚刚在台上讲脱口秀讲得好有趣耶,什么时候教教我嘛。”

瓜子脸留短发的小小脸上没有阿米平常不爽的物流公司业务的妖艳,还留着学生时代的稚气和纯净。

阿米不讨厌这个物流界的小师妹。

后来经过很多次的渊源,他们成为朋友,成为好朋友。

那天某次会议,阿米和小小溜号没参加嘉宾晚宴,去吃日料餐厅。

阿米喝清酒喝开心,从书包里掏出一本书,一本正经地问小小

“你知道做业务做本质是什么嘛?”

双脸熏红的小小一脸无奈地看着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师兄,摇摇头。

“这本书是我从盐粒那顺来的书。我觉得你该仔细读读这本书,尤其晚上睡不着的时候。”

满脸通红的阿米试图推销他的书。

小小接过阿米递过来的书,朴素的书皮上几个字好刺眼

「演员的自我修养」

“你的意思是,我们这些做跨境电商业务市场的,就跟演员一样?”

小小一脸不解问道。

“难道不是吗?即使现在不在一线业务,我们这些在跨境电商行业的人,都特么的是演员。

做卖家做的好的,天天藏着掖着说自己做得不好,生怕别人来抄他们的产品,来挖他们的团队,来套他们的物流优化方案。

做服务商的,一边天天迎合大势炒作某个平台的爆点热点。

谁都知道那个国家外汇都换不回来居然还冒出几个新平台,无非就是想把市场炒起来,自己在新的线路中占据先机。

另一边则天天被到处漏水的渠道搞得头破血流。

随时一个猪脑子渠道或者装傻充愣卖家,乱申报乱集货引起稽查,把整条柜甚至整批货都扣住。

这还不算,这些不懂还装懂的卖家还觉得是你不专业导致他们的货被扣。

别家用假的税号、假的报关资料从小国家关口都能清关,为什么你就搞不定,而且还比别人贵。

完全不知道物流商都是操着卖白粉的心赚着卖白菜的钱给他们做服务,还以为我们赚了他几个亿似的。

你说我们能不是演员吗?我们敢睡个安稳觉吗?“

阿米越说越激动,从位置上站起来慷慨说道。

小小则越听越不坑声,眼睛却涌动着闪亮的东西。

她没想到,这个她觉得就是个大忽悠的师兄,看得那么实诚。

正如很多物流服务商们的创业者们,都睡得很晚,睡得很浅。

因为不敢睡。

五、「我不敢睡」

不敢睡是担心出问题。

跨境出口电商整个交易链条涉及多个国家地区,都牵涉到不同法律法规,尤其是物流。

甚至在同一个国家的不同城市,同一个操作都有着不同的解释和规则。

这对跨境电商的服务商们提出更高的服务要求。

但这个行业实在太年轻,发展也太迅速。

上个月能走顺的方式可能在下个月就变了个样。

不同国家地区的监管政策和法规不停在变,跨境电商占据全球零售的比例越来越重,政府越来越重视这个行当。

一方面,各国政府的重视意味着项目的推进和效率的提升;另一方面,也意味着悬在头上的监管之剑随时可能变成一个取人首级千里不流血的血滴子。

比如前些日子专门服务某个俄罗斯平台的某个国际快递物流商。

因为小包线路和监管策略问题,出现天文数字级的包裹停滞和错漏。

这么小半月,不仅卖家们伤筋断骨,这家物流商也是内元气大伤,行业内的口碑直线下滑。

口碑,对物流服务商而言,就是一把双刃剑。

按成立于2012年专注为全球客户提供领先的跨境电商综合物流服务商万邑通业务总监,老范Jason的说法,他们这几年过得一点都不容易。

“阿米,我们这几年可是基本没怎么睡过一晚安稳觉,一直潜心提升我们的物流服务产品质量和效率。

你看我们万邑通从早年只为eBay的卖家做服务,如今发展成为服务包括亚马逊在内的众多欧美主要平台的综合物流服务商。我们可是一直在努力提升自己的服务水平。

我们都知道,跨境电商卖家们都怕赚的钱变库存变成死货,所以我们上上下下一直秉承要基于供应链管理,为卖家们有效降低库存,提高库存周转率和资金回报率。

我们一直兢兢业业地为大家提供端到端的全面、透明稳定的服务,可就是有很多卖家不愿意配合合法合规。

要知道合法合规才是成本优化的最核心基础。

这几年全世界政府都在加强对跨境电商的合规管控,以前那些乱来胡来的方式是走不远,很容易就把老本都赔光的,这例子身边还少吗?

我们万邑通还是希望既能提升卖家们的服务体验,也需要和卖家们一起打造共同进步的整体供应链解决方案。

跨境电商物流圈,最怕那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卖家。

这些人自己不守规则出问题,都喜欢用口碑来绑架物流服务商。

我们也很无奈。

不过最近一年,我们看到越来越多卖家朋友认可万邑通的服务,这也是整个行业发展成长的成果。”

说着说着,不由自主地边搓眼睛激动说道地老范,脸上既是无奈又是期待。

当然是无奈又期待。

一方面,卖家们对某个物流商的服务质量和态度的认可,能促使物流服务商的业务和品牌知名度快速提升。

另一方面,口碑则变成了某种的道德捆绑。

一旦出现纠纷,不理智的卖家未能和物流商就解决问题达成一致时,选择了找朋友或者着自媒体在朋友圈、微信群各种屏,讨伐物流服务商。

深知一个巴掌拍不响、双方都有些问题而不愿意被口碑绑架的物流商,则恼怒成羞,坚决不肯息事宁人,宁愿诉之法院对簿公堂,也不愿意委曲求全。

不敢睡,是因为时刻惦记着公司渠道是否顺利;

不敢睡,是因为时刻惦记着公司下个月该结算给渠道的钱还没凑够;

不敢睡,是因为那几家大客户又把结算日多压了3个月,可本来已经是放了6个月的账期。

不敢睡,是因为真的睡不安稳。

六、致命「四不」通病真没有

“ 不敢睡,是因为不想说、不敢说、不想睡。这才是跨境电商「四不」青年们致命的通病,对吗?”

足足花了大半个小时说完几个故事后的阿米,长长地舒口气。

自己给自己倒上一杯出自西班牙杜埃罗河岸红酒,大口大口地喝起来。

听得入神的老胡一脸地回味,诸葛微笑着不说话继续冲茶。

愣了半天的李子,猛得反应过来,笑嘻嘻地凑在阿米面前,手轻轻地掐住他肚子上一块软肉,悄悄使劲。

“阿米哥哥,你怎么还没告诉我,你和小小是怎么成为好朋友的呢?还有老张说的那个三藩市红发妹子,我怎么记得我在你朋友圈见过,长得还挺乖巧?”

一脸生无可恋的阿米转头向诸葛和老胡投去渴望的眼神。

诸葛强忍住笑转过头没搭理他,老胡早就笑得在秋千上打滚。

“你听我解释,我跟小小,还有那三藩市姑娘一点关系都没。

真的没有,真的没,有,啊.......”

茶台边睡熟的小香蕉被响彻云霄的男子惨叫声、哄笑声、追问声惊醒。

小奶狗转身满脸不爽地用爪子把耳朵捂住,继续呼呼大睡。

本文结束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在线客服

当前非工作时间
回复可能会有延迟
请稍适等候!
官方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

400-080-8868

服务监督
0755-83692230
返回顶部